为了使书稿内容更完善,材料更准确,语言文字更通达,逻辑更严密,消除一般技术性、常识性差错,防止出现原则性错误,并符合排版和校对要求,编辑工作必不可少。

第一,消除政治性差错。某学术杂志在刊登的一篇文章的注释中介绍图书资料的版本,有“民国56年”的字眼,出现了严重的政治差错,因而受到查处。民国38年是1949年,这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蒋介石到台湾搞的是地方政权。因此,我们不能跟台湾一样,将1949年以后的年份称“民国××年”。需引用原文资料时,对台湾地区政权所谓“民国××年”、“××部”、“××府”要打引号。不是引用原文的,民国38年以后的年份要使用公元年份,将其“中华民国”、“国府”等称谓改为“台湾当局”。
“中国大陆”与“中国内地”的概念。“中国大陆”是相对于台湾地区(包括金门、马祖等岛屿)而言。香港、澳门与“大陆”地理上相连,回归后通称“中国内地”或“内地”。我国官方媒体的惯例是:在提及台湾时,使用“大陆”或“祖国大陆”;在提及港澳时,使用“内地”。
有些人统计数据、写文章时,把“香港、澳门、台湾”跟其它国家并列或放到“国外”范畴,或称“外商”、“外资”,这是严重的政治错误。“香港、澳门、台湾”是中国的一部分,绝不能与其它国家并列,应改称“中国香港地区、澳门地区、台湾地区”或称“港商、澳商、台商”、“港资、澳资、台资”。
图照的使用也要小心注意。某出版社在成克杰(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,因犯罪被依法判处死刑)死后,重版一本小学思想品德教材时,将初版刊登有成克杰形象的照片未作处理保留下来,出版后造成严重不良的社会影响。结果该出版社受到严厉查处,并遭受重大经济损失。
第二,正确处理数据。注意数学方面的基本表述,不要把不可比的数据进行对比。如:某煤矿1998年日产1000吨,2008年日产1750吨,提高了175%。1750吨是1000吨的175%,但不是提高了175%,是提高了75%。又如:某市2000年农业总产值原计划为8亿元,因受严重自然灾害影响,实际完成4亿元,比计划减少一倍。减少不能用“倍”算,应改为“减少50%”。再如:某市的农业总产值1952年为0.76亿元(当年价),1998年为53.22亿元(当年价),增长70倍。当年价和不变价是不能比的。以前月工资几元或十几元,现在月工资几千元,但实际概念不一样。因此要化成可比价来比较,例子里增长比是6.48倍。
核实统计资料来源,引用最新版本。三项大型普查:人口普查,逢10年份开展,每10年一次;经济普查,逢4、8年份开展,每10年二次;农业普查,逢5年份开展,每10年一次。经过周期性普查后,会对以前统计得出的初步数据进行修正。查看统计年鉴会发现,2009年统计年鉴中2005~2008年的经济数据,与2008年统计年鉴的同项数据不一样,原因在于2009年统计年鉴的经济数据经普查后已对前四年的作出修正。因此,数据要用最新版本。
第三,把好文字关。叶圣陶说过:“无论什么稿子,一定要通得过两道关。一道关是说,一道关是听。写在书稿上的东西,一定要跟嘴和耳朵联系起来,便于说,便于听”。老前辈的经验和优良传统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传承。据说,胡乔木在起草中央文件之后,要专请叶圣陶、吕叔湘等语言大师把文字关。对加工过的稿子好好念一遍,就是自己先来检验一下,看写下的那些文字是否上口顺耳。例如:“二个人组成一个小组,共同完成任务”。如果念一遍会发现很别扭,就知道应改为“两个人组成一个小组,共同完成任务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