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业务指导 > 业务指导

地方综合年鉴创新思考时间: 2016-10-20 15:33   访问量:

  2006年5月,国务院颁发的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把地方综合年鉴定义为“地方综合年鉴,是指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等方面情况的年度资料性文献”。这是迄今为止对地方综合年鉴定义最权威的表述。
  根据这一定义,个人认为应当把年鉴分为两大部类,一类是综合性年鉴,一类是专业性年鉴。除了专业(行业)的如统计、人口、交通、普查等年鉴以外,通行的是综合性年鉴,而我们的地方志部门主要编纂的各级地方政府(具体应为县区级以上)的年鉴,就是综合性年鉴。
  从事地方综合年鉴编修工作多年,至少使我有了这么一个惯性思维定势——从地方综合年鉴的实际看,框架雷同化、模式化的问题比较突出,不同地方的年鉴框架设计、栏目名称、体例模式等相似。这种“上行下效”“千鉴一面”的格局,不利于实现框架的个性化。我觉得,应如地方志编纂体例不强求一律的现行模式一样,地方综合年鉴的编修包括材料来源、编纂模式,完全可以且必须是多样性的。
  一、问题的提出
  目前,各地各级的年鉴编修工作,颇有特色的不少,出现一部又一部质量较好的年鉴,不够理想的也有,存在问题俯拾皆是,普遍有4个方面:
  (一)编纂模式的“大一统”。作为地方政府的“官书”,通常采用行政手段组织年鉴稿件,即指令性下发编制组稿大纲,划定供稿单位、部门,从途径、内容、格式上是一种“大一统”的要求。“大一统”的做法,客观上导致素材来源渠道狭窄、社会覆盖面不广。即使机关单位供稿,由于时间、人力和水平所限,供稿资料仍然单薄而不尽人意。应当指出,年鉴质量往往受制于供稿质量。
  (二)内容主要围绕正面的东西去记述,负面情况基本不收录,有特色的、突出的或者有存史价值的负面情况,只是轻描淡写,或在点到辄止——简单记述等于没有记述。概述性条目大多只记功,不记过;记成绩,疏过失;只唱赞歌,对存在的问题避而不谈。此外,入鉴的信息过于偏重机关工作,记述社会生活的内容相对较少。
  (三)数据性、工具书类型的材料记述较少,查阅价值不大,应用性不广。查阅和应用方面的远远不足,令年鉴成为了一种摆设,仅仅剩下一种“存史”的作用。
  (四)空话、套话较多。由于材料主要来源于、依托于政府职能单位、部门的工作总结以及专项汇报、专题材料,表述方面通常离不开习以为常的公文式措词。“类公文化”的表述,文字可读性不高;大部分内容更像是工作总结与汇报的摘录,从而空话套话过多,加上缺失基础性数据,使众多条目形同虚设。如“在上级部门的正确领导下,以持续开展‘一创双优’活动为动力,贯彻落实国家、省有关工作会议精神,践行‘三个提高’工作要求,推进‘四大工程建设’,加强‘五项基础建设’,突出重点,强化措施,全面提升服务水平”——这些记述空话连篇,不知所云。
  不但如此,有的甚而交待事件的原因、背景,或追溯事件的历史,对未来的东西作出展望描述;把尚未实现、尚未完成的事件写下来,不少预见性、计划性的东西大量充斥其间。在读者看来,虚张声势的东西太多,大有“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”的感觉。纠正以上存在问题,无疑有助于年鉴的健康发展,而归根到底也就是牵涉到地方综合年鉴的创新问题。
  二、规范与创新
  年鉴要具有时代气息,必须适应社会生活节奏快、效率高的特点,其结构、内容、形式、风格等都应常编常新。
  纵观一些高质量的年鉴,每年都更新一批栏目,力求做到常编常新,以跟上时代和形势的发展。多年来,我国的年鉴编修一直处于规范与创新之中。众所周知,年鉴的规范化包括贯彻国家对图书、期刊的有关规定,如《关于出版物汉字使用管理规定》《标点符号用法》《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》。与此同时,对于年鉴的特色化和个性化留有充分的空间。个人以为,提倡规范化不是搞成僵化的条条框框,制约年鉴的发展。完全意义上的年鉴规范化,不能与年鉴的“千鉴一面”相提并论。
  显然,如果只强调年鉴的规范而无视其创新,年鉴的读者面就难于扩大,年鉴服务社会的功能就会受到限制;反之亦然,如果只强调年鉴的创新而无视其规范化,也会弱化年鉴与其他资料性书籍的区别,降低年鉴的社会地位。地方志工作者历来比较注重年鉴的规范性问题。 事实上,年鉴规范与创新问题的深层次探讨和研究,对提升年鉴编纂质量有一定的推进作用。
  三、相关对策
  基于年鉴编修工作的具体实际,个人认为应当采取如下对策:
  (一)打破年鉴“千鉴一面”的格局。创新不是对规范化的颠覆,规范与创新本身不构成对立,需要在规范的同时推进创新。我们确立的规范是对年鉴的基本共性的约定,包括条目体、人称、基本框架要素、条目分类及其大致比例、标题、行文、符号、全称简称和目录、图表、索引。普遍存在的“千鉴一面”无助于地方综合年鉴的规范与创新,进而无助于确保年鉴编纂质量。
  (二)进一步扩大年鉴素材的来源。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明确规定地方综合年鉴属于地方志范畴,定性成年度资料性文献。与地方志一样,地方综合年鉴的主要功能同样是资政、存史、教化。年鉴作为“官书”,其现实服务功能是资政,包括政府职能以及市场经济中的社会事业,“资”一个广义上的“政”;另一功能教化就是使其信息资料对社会各界进行引导、借鉴和教育。任何一个行政区域所展现的社会情况是多角度、多层次的。除了机关,还有企业、社会团体和民间组织,单纯要求行政机关部门提供的材料不可能包罗万有。政府部门因为掌握大量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的公共信息资料,已经成为年鉴撰稿来源的主体。一些信息资源需要由行业协会、某些大型企事业单位提供,而这些来源主要集中在工业、交通、邮政、商贸流通服务业;随着网络、传媒信息业的发展,一些社会热点、焦点信息来源于各类媒体。  
  扩大年鉴资料的搜集面,就要改革单一的供稿制为采编与供稿相结合。在有条件的前提下,可由特约撰稿人供稿或者编辑直接采编,或由高等院校、科研单位和相关媒体派员参与,可聘请社会上有一定文字处理能力和社交能力的人为特邀编辑,让其深入第一线采集信息,撰写稿件。约请专家撰稿,将使年鉴的编辑校对与采编合二为一。可以采用区域内各单位合作编纂的方式,互惠互利,通过约定、赎买或者义务等形式和措施提供材料。实践可以证明,这是年鉴编纂发挥主观能动性,弥补信息不足的最有效、最直接、最灵活的方式。年鉴编纂部门根据社会各界提供各类素材,博采社会各界之所长,将大大拓展年鉴记述内容的范围。
  (三)斟酌、完善条目标题内容。编纂年鉴时,注重条目标题的锤炼功夫。要立题、统属得当,坚持条目的相对独立性,条目标题力图突出主题词,宜中心词前置,去“高大上”题目,而采用既有文采又贴近事实的条目标题。相反,含糊其辞或者大而化之的如“思想政治工作”“社会服务”等,“帽子太大”且囊括无外,会使读者雾里看花。
  年鉴条目写法要求不拐弯抹角,不议论时政,去抒情性描写,用客观、严谨、平实的语体去记叙内容,以简练的文字概括性事实。不用导语、铺垫和过渡性文字、不必要的结语。要如实记事,不以偏概全或者言过其实,尤其对人物、事物的褒贬,应寓于叙述之中。年鉴同样如此,年鉴不是文学作品,不能有个性风格,不能表达个人观点和见解;要坚持据事直书、“述而不论”的原则,与地方志编修一样,记述上做到承前省略,不承先启后、不衔接前因后果。我看古代志书的可读性较高,全然在于其记述上既文采斐然,又消弭了个性化记述风格。
  (四)年鉴编修应以社会需求为出发点和归宿点。年鉴作为满足不同层次读者需要而编的年度地情资料书,应当突出为读者服务的主旨,不少地方已经进行了有益的尝试。孔子有句话说得好,“言而无文,行而不远”,增强年鉴的可读性,就要增加年鉴的信息量。除了设计可携带的小本年鉴以外,建议编成人们关心政策、方便查阅的手册,类似“电话黄页”之类的东西,比如标示年度内的学校、医院、交通设施、土地、房屋和有关人员的情况。年鉴的目光要投向人民群众,强化服务功能。从这个基点出发,年鉴的有效信息的高低,决定着其质量的优劣。
  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有“例由义起”之说,就是说志书的篇目和体例要因应实际情况有所变化。有的学者直接把年鉴喻为资料库、工具书,我十分认同这一说法。在增加信息容量上,我们可以在“教育”条目中增加各类学校和招生项目、人数、学制、学费、报名、考试方法以及地址、电话;在“文化艺术”条目中,增加文化场馆、报刊影视、图书载体种类以及场所、地址、电话和联系方式;在“旅游”条目中,增加旅行社、宾馆、导游等信息;在“社会保障”条目中,对社会保险的险种、缴费标准和相关政策进行介绍。适当加入指南性资料,如常用证照办理、购物、置业、投资、求学、求医、旅游、物价、商品供求、各类收费、行业政策、法律中介、人才和劳动力等。如设立专门栏目记述劳保福利、改革、城乡居民享受低保的情况,以满足社会公众对政策了解的需求。
  (五)社会事件正反面尽皆收录。记载一个区域年度内真实情况,应该在着力记述正确和成功的同时,客观地记述存在问题与失误,如农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,农民收入增长缓慢;工业经济结构不合理,精品名牌不多等问题;如“交通安全”“劳动安全”条目,反映事故伤亡、损失情况,有一定的警示的社会效应。如果一部年鉴通篇都是歌功颂德,而失误与教训只字不提,不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,为后人留下的是不完整的历史资料,甚至会削弱事物真相的可信度。应当在记述大事、要事、新事之中,既记成绩,又记缺点失误,从根本上在记述内容上杜绝在所难免的片面单一,只记一点不及其余的问题。注重了资料性、信息性、可读性,反过来对社会就有了借鉴作用和存史价值。
  (六)在编排设计上求真务实。年鉴框架随着每年情况的变化有所调整,以更好地反映客观实际。在保持年鉴总体框架结构相对稳定的基础上,作出适当的调整和优化,因事设类,突出特有的信息资料,把年度工作中的新发展、新成就、新特点、新经验挖掘出来。对有全局性影响的大事、热门话题、具有长久存查价值的资料等,可开辟新的栏目。摒弃个别社会价值不高的条目,如内部事务及活动情况,不予收录其中。加强对社会热点、新生事物的记述,如农民工工作,关系到城镇化进程、经济转型升级、人口政策、农村改革、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面,是社会公众关注的重点,是产业经济发展、城镇化改革的研究方向。
  重视图表,是为了细化资料结构。我们现在已经进入读 图时代,图文并茂是现代出版物的流行趋势。图、表负载大量的有效信息,对条目正文起到重要的补叙作用,是年鉴中必不可少的资料形式,适当增加图、表资料,以提高年鉴的直观性和可读性。加强文、表、图的综合运用,科学搭配以求相得益彰,为读者提供多方位、多视角的信息服务。
  此外,还要用好“特辑”“专记”,选登一地、一行业、一部门、一领域的年度性大事、要事;酌情收录地域内专业性较强的专题材料、调研报告、学术文章,及时反映年鉴的新情况、新成就,以彰显年度特色的地方特色,这与年鉴要求载录内容的客观、全面、系统的规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  年鉴对中国来说是舶来品,地方志才是“中国造”。年鉴载体借用国外传入中国。我们的地方综合性年鉴和地方志的发展过程,就是一个不断完善和规范的过程,其框架结构、记述内容、文体文风等方面,始终围绕地方志的最基本概念来进行,目的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社会情况。地方综合年鉴的个性应当因地而异、呈现丰富多彩的特征。因此,年鉴编纂工作亟需常编常新,才能永葆年鉴的鲜活生命力。

粤公网安备 44070402440707号